互聯網公司里當運動顧問,生物企業里研究歷史



  “這是你今天的訓練課程。”“手臂再抬高一點兒。”……

  你以為這是在健身房里教練的悉心指導?錯了!這是AI虛擬教練為用戶量身打造的訓練課程。近日,AI虛擬教練產品“出道”,其中不僅有大數據和AI技術的支撐,還吸收了系統的運動人體科學知識和研究成果。這種將運動人體科學用互聯網和AI技術手段產品化的嶄新模式,源于一個新興行業——AI教練的專業運動科學專家顧問。

  伴隨著互聯網普及與新經濟的發展,讓超出傳統“三百六十行”的各種新興職業,如同雨后春筍般蓬勃興起——歷史專業背景研究員投身生物科技企業,從事祖源研究,幫助人們用基因檢測的方式“尋根”。越來越多的另類“搭配”,讓行業之間、職業之間的跨界正成為新常態。

  智能化行業也需要專業老師

  趙仁康是運動人體科學專業碩士,畢業后按照傳統的職業規劃,可以去健身房當教練,或者留在體育院校、科研機構做運動科學方面的研究。對互聯網感興趣的他,三年前來到一家運動互聯網公司。“一直以來,運動都存在一個痛點,很多人有了目標之后,不知道如何訓練,就算訓練也不知道自己動作做得是否標準,有沒有效果。”趙仁康說,互聯網是現在的發展趨勢,如果能將我的運動人體科學知識與互聯網技術相結合,將會有很大的前景。

  從訓練計劃的生成到運動模型的建立,都離不開趙仁康的運動人體科學知識。“我就相當于一個專家顧問的角色,在了解清楚用戶需求后,怎樣的訓練計劃算合理?怎樣的運動動作是標準?這些都需要融合運動人體科學的基礎知識來提供解決方案。”在趙仁康看來,將運動人體科學用互聯網和AI技術的手段產品化,是未來智能運動、智能化生活的體現,也是一件實現自身價值的事。“以前如果我是一個健身房教練,只能教十幾二十個學員,如今我們開發這套系統,可以滿足成千上萬人的運動訓練,效率更高,更多的人可以更科學、有效地運動,也讓我學到的運動人體科學知識得到最大價值的發揮。”

  新興行業文理跨界相得益彰

  采集2毫升的唾液,便可以與基因庫里的家譜進行匹配,尋找親人。據統計,自明朝以來,中國共有22萬個家譜,大約25%的家族覆蓋了中國人口的70%左右,位于成都高新區天府軟件園的23魔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便通過將家譜數據化,幫助人們“尋根尋親”。

  “將數以萬計的家譜數據化并不是一件輕松的活,因為家譜的撰寫規則非常復雜,可能只有我們這樣有歷史專業知識背景的人才能把它讀懂并復制。”周文濤是一名祖源研究員,歷史專業出身的他,就職于一家生物科技企業,這樣的“搭配”似乎比較另類,但他卻覺得這份工作是為其量身打造。

  “祖源研究員是一份沉默的工作,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在檔案館尋找家譜,閱讀并記錄家譜資料,再將其電子化,上傳至數據庫。”在周文濤看來,自己的工作讓生命與數據結合,幫助人們找尋親人,讓生命數據惠及于人。

  張松是一名職業手機游戲測試員,入行6年時間,他接觸過兩萬多部手機,100多個品牌,玩遍市面上成千上萬的手機游戲,人送外號“手游小王子”。“市面上手機種類琳瑯滿目,同樣一款手游在這一款手機上能運行,在另一款手機上就不一定能運行,要想給玩家一個好的體驗,就必須提前在足夠多款式的手機上進行測試。”張松告訴記者。2014年,張松和團隊接到一個項目,要求在半年時間內測試1000款游戲,當時團隊只有10個人,張松一個人承擔完成了一半以上的游戲測試。如今,經過6年發展,張松所在的手游測試團隊已經超過百位成員,對時效要求較強的項目,他們能做到24小時之內對客戶的測試要求進行反饋。

  “術業有專攻,比方說你會編程,那么可以寫測試工具提升測試團隊效率;如果你對關卡設計有心得,也可以轉型成為關卡設計師等其他崗位。”在張松看來,游戲測試這個行業,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輕松和簡單,游戲測試員也需要在工作中不斷提升自我,如果在測試部門工作期間積累了充足經驗或掌握了某項專業技能,發展前途就會光明許多,也才會更進一步地深入游戲行業發展。(記者盛利)(2019年10月17日)




上一篇:多美生物網紅定制中心將成為2019年最新趨勢
下一篇:科創板|海爾生物網上最終發行3020.1萬股 中簽率
管家婆778849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