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技”不只有輸贏丨長江評論



“競技”不只有輸贏丨長江評論

  長江網評論員 肖暢

  10月19日上午,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游泳項目比賽在武漢體育中心游泳館開賽,長江網記者發現,觀眾最熱烈的掌聲,往往留給了最后一名抵線的運動員。

“競技”不只有輸贏丨長江評論

  武漢姑娘張雨涵在比賽中 記者史偉 攝

  也是在這一天,軍運會射擊項目男子25米手槍軍事速射團體比賽中,中國隊奪得軍運會“首金”。賽場上,得獎者獲得喝彩,各國隊員們之間也相互鼓勵。比賽很激烈,但讓人感到愉悅的氛圍。

  這是軍運會的魅力,也是比賽的魅力。世界軍人運動會,是各國軍人公平競技的和平聚會,也是各國軍事文化交流互鑒的國際盛會。人類文明史上,不同國家之間的軍人往往是在搏斗與廝殺中相見,而軍運會讓100多個國家的軍人在同一個舞臺和平競技,這是多么遠大的設想和創造。

  競技當然有輸贏,軍運會的競技,激烈程度甚至不亞于戰場廝殺。就以定向越野賽為例,這項比賽是體力、腦力、意志力的重重考驗,比賽激烈甚至可以說很殘酷。但軍運比賽不只有輸贏,甚至體育競技不應只關注輸贏。

  我們通常所理解的“競技運動”,是工業革命以來的產物。工業革命帶來一系列深刻的社會變革,推動了以英式足球、拳擊為代表的近代體育的迅猛發展,而這種運動的競技對抗模式,也從體育走向了教育、司法、政治等各個領域。現代奧林匹克“更快、更高、更強”的格言,為這種競技做出了最經典的注解。

  某種意義上,現代文明是一種“競技文明”。而當這種“競技文明”被推向極致,當競技走向自身的反面,最后往往導致了各種“現代病”“文明病”。當競技變成了只論輸贏,在體育競賽上,就催生了各種“興奮劑事件”;在司法上,就是司法抗辯成了有錢人的游戲;甚至在仿照競技模式的音樂節目上,所有的唱功展示都變成了一路飆高音。

  “競技”的哲學基礎是二元對立,非此即彼。的確,在體育運動上,人的身體技能只有在高強度對抗模式下,才能獲得極致訓練、開發,正如拳擊視角認識的身體各部位,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但如果把競技推向極致,變成只講對抗,輸贏成為一場零和博弈的游戲,“競技”就成了傷害。正如現代科學對身體的實驗開發,雖然也造成運動能力的更強,但也造成身體的傷害,運動最后就不是人的自我超越,而成了自我毀滅。

  競技對抗被推向極致,是只有一個“第一名”。為了拿第一而吃藥,甚至也推動了各種地下產業。

  上世紀70年代,毛澤東提出“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小小的乒乓球因此成為中日聯誼的紐帶。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不是不講比賽,不是不爭輸贏,而是有一些東西在輸贏之外,既在比賽競技之中,又超越了比賽。




上一篇:有望治療頭頸部鱗狀細胞癌,默沙東的PD-1抗體獲得歐洲藥品委員會正面評價
下一篇:總比分1:4 成都興城獲中乙亞軍
管家婆778849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