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湖公園驚現8株罌粟幼苗 園方已將其拔除并銷毀 來源有待調查



沙湖公園驚現8株罌粟幼苗 園方已將其拔除并銷毀 來源有待調查

沙湖公園工作人員正在拔除罌粟幼苗

沙湖公園驚現8株罌粟幼苗 園方已將其拔除并銷毀 來源有待調查

渾身長滿剛毛的虞美人            資料照片

17日,武漢市民羅先生帶孩子到武昌沙湖公園游玩時,驚訝地看到園內泉亭景區一塊草坪上竟生長著數株長得像罌粟的植物。羅先生問:“公園里怎么會有這種植物?可否將它們鏟除?”

20日,長江日報記者前往該公園實地探訪時,找到了這幾株疑似罌粟的植物。經多位專業人士鑒定,它們的確是毒品原植物之一的罌粟幼苗,共有8株。當日上午11時許,沙湖公園管理處工作人員將這些罌粟幼苗全部拔除并徹底銷毀。

市民游園時看到幾株罌粟幼苗

今年30多歲的羅先生家住武昌,喜歡利用業余時間學習植物學知識,對多種野生植物有較強鑒別能力。

17日下午,他帶著孩子去沙湖公園觀賞風景時,坐在該公園泉亭景區一塊草坪上歇息,看見花草叢中夾雜有四五株長得像罌粟的植物。“它們高八九厘米,枝頭掛有花苞。它們與栽在附近的虞美人有明顯區別,肯定不是虞美人。虞美人莖稈細弱,全身長有密密麻麻的剛毛;而罌粟莖稈粗壯,全身光滑細膩,沒有毛,覆蓋著一層白粉”。

羅先生說,他見到的這種植物渾身無毛,“應該是罌粟幼苗”。他當即用手機給這種植物拍下了多張高清照片。

18日上午,羅先生將這些照片打包發給長江日報記者后說:“我想知道,公園里為什么會有這種植物?可否將它們鏟掉?”

多位植物專家及沙湖公園管理處相關負責人池先生等人,觀看了這些照片后均稱,它們就是毒品原植物之一的罌粟幼苗。

園方出動30多人搜尋罌粟幼苗未果

沙湖公園管理處工作人員吳先生介紹,18日下午,公園管理處派出30多人在泉亭景區內進行多次拉網式搜尋,但沒有見到羅先生所拍照片上的疑似罌粟幼苗。

吳先生解釋,18日早上7時許,公園綠化隊除草員曾操作打草機清理草坪中的雜草。“也許那幾株罌粟幼苗的莖葉已被打草機打得稀爛,所以我們找不到它們了”。

市民重返找到它們園方拔除銷毀

19日下午4時許,羅先生重返沙湖公園,對他發現罌粟幼苗的草坪進行了仔細勘查。他告訴長江日報記者,那幾株罌粟幼苗仍隱藏在綠油油的草叢中,其莖葉也沒被打草機打爛。

20日上午,長江日報記者在該公園泉亭景區一片草坪上看到,離兩塊青色景觀石約1米遠的草叢中,散布著幾株長得像罌粟的植物。它們中高的有八九厘米,矮的才三四厘米。

接到記者通知后,池先生帶著幾名員工趕到了現場。池先生等人仔細觀察這幾株植物后肯定地說:“它們確實是罌粟幼苗,長有花苞,還沒有開花,共有8株。”當著記者的面,池先生等人將這8株罌粟幼苗連根拔起,并將它們撕成碎片扔進了垃圾桶。

公園內罌粟來源有待調查

池先生表示,這些罌粟絕不是園方有意栽種的。它們究竟來自何處,有待調查。

池先生介紹,罌粟是一年生草本植物。其種子在適宜條件下就可以萌發并長成植株。“有時,在其他地方吃了罌粟果的野鳥,飛到該公園歇腳時,偶爾會將未消化的罌粟種子隨糞便一道排泄到公園里”。另外,公園從市場上采購的花草樹木種子中,也可能混雜有罌粟種子。

下一步,沙湖公園管理處將派人仔細檢查公園內所有地方,看看還有沒有罌粟存在,一經發現,立即鏟除。市民在公園或街頭見到罌粟后,請立即向公園管理方或園林綠化部門、公安部門等相關部門報告。

(市民羅先生獲報料獎100元)

長江日報記者陳奇雄

鏈接>>>單位或個人未經批準都不能種植罌粟

法律界人士表示,我國法律規定,未經批準,任何單位或個人都不能種植罌粟、大麻、古柯等毒品原植物。

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非法種植罌粟不滿500株或者其他少量毒品原植物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30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在成熟前自行鏟除的,不予處罰。

我國《刑法》規定:非法種植罌粟、大麻等毒品原植物的,一律強制鏟除。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一)種植罌粟500株以上不滿3000株或者其他毒品原植物數量較大的;(二)經公安機關處理后又種植的;(三)抗拒鏟除的。非法種植罌粟3000株以上或者其他毒品原植物數量大的,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非法種植罌粟或者其他毒品原植物,在收獲前自動鏟除的,可以免除處罰。

(長江日報記者陳奇雄)




上一篇:污水廠調試運行12個問題解析
下一篇:哈市要求明日起室溫全面達標
管家婆778849开奖结果